安徽民间习俗网-民俗文化、安徽民俗、传统习俗、奇风异俗-带你走进安徽民间文化
菜单导航

石家庄千余殡仪人员全身心提升殡葬服务环境

作者: 安徽民间习俗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10:23:18

石家庄千余殡仪人员全身心提升殡葬服务环境


■出去转转是张法祥排解工作压力的方式。

在寿衣店度过童年的张法祥,大学毕业后的三四年时间,宁愿漂泊在各种艰辛的求职路上,也要尽量远离父母殡仪服务的生意。他不想像父母那样劳累又被人忌讳地过一辈子。可是,遭遇2016年那段苦涩的日子,他犹豫再三还是走上了生命礼仪师之路……那时起,他便暗下决心:活出属于殡仪人员的尊严。

寿衣店里的童年时光

本世纪初,从沧州来石打工的张加城,与妻子日夜操劳经营小吃摊,收入却捉襟见肘。退回老家?他不甘心。偶然一次机会,他发现做殡葬服务收入不错。只是,这个活儿不仅累、上不了台面,而且让人忌讳。为了能在城市站住脚,张加城一咬牙:干了。2002年,夫妻俩在“老吴殡葬”吴学宝的扶持下,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张加城便将7岁的儿子张法祥接到省会上学。

1995年生人的张法祥记忆里,他吃住的地方就是寿衣店。不到40平方米的店,大半空间被各种丧葬用品占据。丧葬用品“堆”里的童年时光,让张法祥看到了更多的生老病死,更揪心的是,父母没日没夜的忙碌,有时并不被人理解。于是,丧葬用品“堆”里飞出张法祥的童年梦:长大后要换一种生活。

2013年,从河北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张法祥,对父母蒸蒸日上的事业没有心动,毅然选择创业,张加城尊重儿子的选择,准备拿出5万元资金予以支持。不过,张法祥调查发现,生意没那么简单,几个合伙人又太年轻,最终放弃了创业。

子承父业多好,何必在社会上漂呢?那时有朋友苦心劝他。张法祥却不以为然,走上了求职的道路。土木工程专业的他一番选择后,去了一家混凝土搅拌站,做质量监管工作。干了大概一年,因工资有限,张法祥离开了。又跨行去一家公司做销售,干了一段时间后,感觉没有什么前景,放弃了。

即使工作换来换去,张法祥也没有子承父业的念头。直到2016年,遭遇一场家庭变故,父母的生意两个月没开张。那时张法祥感觉,自己21岁了,是该挑起重担了。

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2016年,张法祥作为生命礼仪师助手,开始在父亲的“天堂驿站”方北安康店接触殡仪服务。第一次工作,他记忆犹新。丧属打来电话,他和师傅急忙赶到病房。逝者是一位老人,面目慈祥而平和。

在师傅带动下,张法祥为老人穿衣、净身,之后送到殡仪馆,再到老人家中布置灵堂,其间主持祭拜仪式,最后再将骨灰安葬。张法祥的第一次礼仪师经历,除了劳累,没感觉太大困难。但事实上,殡仪服务很多时候是让人心力交瘁的。

“天堂驿站”法人高卫胜是张法祥的表哥,从2004年开始做殡仪服务。他说,这个活儿除了讲良心用真心之外,必须24小时随叫随到,过年也得上。丧属凌晨两点打来电话,翻起身拿上寿衣就得往医院跑,一分一秒都不敢耽误,很多时候睡觉不敢脱衣服。死者为大,更不能让丧属和医院等!

接下来的两三天内,礼仪师都将陪伴在丧属身边,按照流程提供一系列的服务,这意味着可能几天几夜不合眼。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累,还有更累的:心累。张法祥说,因各地丧事风俗不同,与家属、丧事总管沟通风俗时,大家的意见并不统一。按照丧属说的做,总管说你不对。按照总管说的做,丧属说你不是。有些时候礼仪师会被骂。能怎样?忍着呗。

另一种累则是悲恸常与丧属同受。张法祥说,有一次,逝者是一位七八岁的男孩,在民心河玩耍时落水不幸身亡。他进入抢救室看到,父母抚摸着孩子哭得死去活来,“我实在忍不住,跟着丧属一起哭,就像失去自己的孩子。”那次服务结束之后,我的心好几天静不下来,吃不下饭。”

敏杰殡仪的礼仪师说,胆子小干不了这行,心态不好更干不了这行。据了解,很多礼仪师长期在悲恸的氛围内工作,变得性格压抑,有的干脆选择离职。张法祥的排解方式是游玩,可往往情绪稍有好转之后,丧属的电话又来了,他二话不说,还得继续。

有心理专家表示,殡葬行业是特殊行业,从事者最好定期进行心理干预。高卫胜说,没有听说有礼仪师得抑郁症的,只是干这个行业的人都刚强,再苦再累再难受,也得挺住。

一个被人忌讳的职业

从业15年,在高卫胜心里,这个职业最难的,是收殓腐尸。近几年来,很多老人独居,因病猝死后,数天内很难被发现,导致尸体腐烂。收殓腐尸,要五六个人一起,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这种尸体不好处理,但一定要处理好,这体现着对亡者最大的敬与尊,也体现着这个职业高尚的操守。痛苦的是之后的七八天,那种味道仍在鼻子和嗓子里,根本吃不下去饭,就连喝水都困难。高卫胜呼吁,老人独居家人一定要常去看看,“去年一年,我们就收殓了七八具腐尸。真的,我不想看到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