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民间习俗网-民俗文化、安徽民俗、传统习俗、奇风异俗-带你走进安徽民间文化
菜单导航

全民手机抢红包 看互联网如何影响各国传统节日

作者: 安徽民间习俗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1日 08:12:36

  央广网北京2月1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今天(18日)是除夕,现在来看,如果说这个年,谁最忙?恐怕答案是——“手机”。

  手机现在不仅是用来拜年、送祝福,用手机来派红包的景象更是一片红火。截至目前,支付宝、微信、QQ已经一哄而上,争相加入红包大战。春节期间,微信将送出金额超过5亿的现金红包(单个最大红包为4999元),超过30亿的卡券红包。除了微信,QQ也掷出总价值30亿的红包。

  说到抢红包,这几天身边也出现了这样一种疯狂现象,闹铃准时响起,小伙伴们拿出手机一顿猛戳,然后再集体陷入失落。如此循环往复,也成为春节的一道独特风景。

  如今在中国,互联网正在改变传统的春节时尚。放眼海外,互联网对节日经济又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先来看最近的香港。《中国日报》驻亚太记者李涛说,香港人过年也“派利是”,但还没见过用手机来“派”。这似乎和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地位有点格格不入。

  李涛:香港至今保留着春节期间发红包的习俗,也就是本地人常说的“派利是”,但是和内地红包金额日益渐涨的情况不同,香港这边春节红包的金额一般都不大5块、10块、20块都很常见。已婚人士或者长辈派给小辈,公司的老板或者上司派给下属。年轻人过年讨个"派利是"不是为了发财,更多的只是为了讨个吉利。每到新年前的几个星期,香港的银行就会发出公告通知何时开始供应新钞,而一旦开始兑换新钞就会有大量的港人前往换钱,最受欢迎的也往往是十块、二十的港币面额。当然,也会有人兑换大额的甚至500、1000元的新钞来准备过年包个红包给亲人或者朋友。今年也是如此,银行同时一出新钞在短时间内被瞬间换购一空,除了新钞大受欢迎,用来包钱的红包也是必备,过年期间你经常会看到有些香港人口袋里装着一骡几十个红包逢人就派,这当然不说明他们一定是土豪,因为这么一堆红包的金额加起来可能也就几百元而已。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香港每年派红包的习惯实在太传统了,以至于结合现代化的城市没有用现代化的手段来发红包的现象出现,让人不禁觉得跟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的地位有点格格不入。

  与内地的手机红包热潮相对,香港人为什么不用手机派红包呢?

  李涛:究其原因除了坚守传统,这也跟香港本身互联网金融的落后和主流手机又相对细化的现状不无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当内地的年轻人吃完饭之后开始用手机软件AA消费的时候,香港这边大家还是要掏出钱包拿出一堆的纸币和硬币来分摊饭费,因为虽然微信、支付宝等软件已经进入了香港,但本地主流的社交应用依然是WhatsApp、Facebook等海外公司软件,而这些软件并没有针对香港市场单独开发任何抢红包的功能,所以当香港人听到内地人已经开始用手机来发红包、抢红包的时候他们更多的反映是真的可以吗?  

  再来看欧洲。互联网经济对德国节日又有多大影响呢?德国观察员薛成俊透露,最大的影响也只有圣诞节的在线血拼,仅此而已。

  薛成俊:说到德国的节日经济,根据德国零售业协会的统计数字,2014年德国圣诞节期间的销售额达到了855亿欧元,与去年同期相比高出了10亿欧元,平均每个德国人花了450欧元用于购买圣诞礼物。德国商家11月和12月圣诞节日期间的营业额就占到了全年总营业额的1/4以上,那么与以往不同的是实体商店的销售略有下降,而网络销售却迅猛增加。很多德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通过便捷的购物网站订购各种物品,那么这也直接带动了快递、物流业务的繁荣。面对潮流般的邮件,节日期间不得不额外聘用一万名临时快递员,因此,现在的德国圣诞节是实实在在的"消费节",尤其是互联网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过,德国的节日经济也仅此而已。

  薛成俊说,德国人、包括德国的政策环境对新事物的态度比较谨慎,互联网经济要渗透到生活当中并不容易。

  薛成俊:那么就拿互联网支付来说,除了本身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之外,还涉及到商业经营上的一些法律规范,网络上是否有资质涉足金融活动等等。在德国都有着相应的严格规范,德国也有移动支付服务,比如说通过手机购买车票,但是日常生活中的消费以及金融活动等等,都是通过正规银行的正规服务来实现。那么德国人在网络上购物也大多是通过转帐、信用卡等手段来支付货款。

  与德国类似。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互联网经济对节日的影响莫过于对人们节礼日消费习惯的改变。我们来听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的介绍。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