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民间习俗网-民俗文化、安徽民俗、传统习俗、奇风异俗-带你走进安徽民间文化
菜单导航

2019年最苦的一杯酒

作者: 安徽民间习俗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9日 00:17:47

【2019年最苦的一杯酒】2019年,倏忽又要过去了,年底复盘了一下几个行业,发现啤酒领域有个好玩的东西。啤酒我一般主要关注华润啤酒和重庆啤酒,青岛也会看,其它就不怎么看了。这次复盘发现,燕京啤酒的市值竟然一度不如珠江啤酒,而且远远不如重庆啤酒。(格隆汇)

  2019年,倏忽又要过去了,年底复盘了一下几个行业,发现啤酒领域有个好玩的东西。

  啤酒我一般主要关注华润啤酒重庆啤酒,青岛也会看,其它就不怎么看了。这次复盘发现,燕京啤酒的市值竟然一度不如珠江啤酒,而且远远不如重庆啤酒

  众所周知,中国啤酒现在的格局是五个巨头瓜分市场,华润、青岛、百威、燕京,还有嘉士伯,珠江啤酒只能归为“其它”,重庆啤酒也只是嘉士伯旗下的了一个子公司。燕京啤酒,第四大啤酒巨头,竟然市值还不如两个地方性品牌!

  如果这样还不直观,那直接上销量,一个燕京差不多是三个多珠江,近四个重庆。

  不仅如此,2019年啤酒的股价表现是不俗的,基本都有50%+的收益,但燕京啤酒年初至今仅涨了11.69%。

  把时间再拉长点,2016年下半年开始,啤酒行业经过几年调整,已经有企稳之势,几个主要啤酒公司都有翻倍的收益,但可怜的燕京啤酒股价下跌了20%。

  这两年,A股港股的喝酒行情,不独白酒,啤酒亦然,然而倘若不幸,端的是燕京这杯,无疑是最苦的。

  1

  燕京什么时候掉的队?

  燕京啤酒的传奇人物L据说很爱看《动物世界》,L从中受到启发,“如果在市场上谁先哆嗦和胆怯,谁就会被别人打败。”

  而燕京掉队,正是从7年前的金威啤酒股权争夺战中露出怯意开始的。

  2012年春节前夕,香港的上市公司金威啤酒(曾经的124.HK)公告变卖啤酒资产。

  金威啤酒1985年成立于深圳,共有产能170万吨,在广东地区拥有5个工厂,广东省内仅次于珠江和青岛,在成都、西安、天津还各有一厂。

  很显然,这个上百万产能的归属权将影响整个华南啤酒市场的竞争格局,这势必会引来各方势力的争夺。

  不过当时流传的是,燕京的大股东北京控股在春节前与金威的控股股东粤海谈妥,竞标只是走过场。

  燕京有拿下金威啤酒的理由,燕京的强势地区是广西、福建,拿下金威,可以壮大广东市场,并将三个市场连成一片,同时填补燕京在成都、西安、天津没有厂的空白。另外,这些年来,燕京始终落后青岛100多万吨。拿下金威,燕京基本可以与青岛平起平坐。

  然而到了2013年,金威最终以近54亿价格花落华润,燕京金威并没有走到一起。据说是价格谈不拢,燕京只能出到45亿人民币。

  在这样一场战略性并购上,为什么燕京退缩了呢?

  没钱是最主要的原因,看2012年上半年年报,燕京的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分别是24.7亿,3440万、1.244亿、9830万,反映其资金充实程度的项目加起来一共只有27亿左右。

  因为业绩规模扩大,需要流动资金增加,燕京的银行短期借款高达42亿,可见,燕京的融资压力不小。

  当然,以燕京的实力,再加上大股东北控的实力,钱是可以解决的,但燕京还面临其它的麻烦。

热门标签